首页
> 法院文化 > 政宣活动
打点行囊,为信仰留出空间
发布日期:2011-10-13 字号:[ ]

                           ——“法正风清”演讲稿

文/赵凌霄

170万年前,当人类的祖先望着苍茫的大地,发出:“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的疑问的时候,人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从那一天开始,人类便开启了追寻信仰的步伐以此来找到自己更高形式上的依靠和归属。

在中国漫漫五千年的文明史上,有过儒雅仁爱的孔子,有过倜傥逍遥的庄子,有过慷慨问天的屈子,他们都执着于自己的信仰。然而近代以来,我们却离信仰渐行渐远。审视一下当今国人的内心生活,无论是所谓的上层精英还是下层普通民众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丧失了生活的真正的理由;很多人眼前只有一个个最功利的目标,就是这些目标让我们像无头苍蝇一样盲目地奔波;很多人没有了判断是非善恶的标准,没有了追求真理的动力和勇气。实际上,很多人已经没有了真正的内心生活,没有了人之所以成其为人的精魂。

没有信仰的灵魂,不过是一具风干的躯体!——第一次读这样的句子,感觉不屑,以为大抵只是酸腐文人的自命清高罢了然而听到越来越多近乎哀叹的声音之后,我开始明白了这句话的真谛:

总有人哀叹这世界的不公,仿佛世间的一切的不幸都降临于,因而活得很苦很苦;总有人在人生的道路上忘了赶自己的路而活得很累很累。我们到底为什么而活,又该怎样地活着?这个问题值得用我们一生的时间来思考和回答。对此,罗素给出了这样的回答: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这三种纯洁但无比强烈的激情支配着的一生。他的回答或许可以给我们很好的启示。

对于我们从事法律工作的人来说,似乎更应该好好思考下我们到底为什么而活。我觉得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除了以上所说的这三种情感之外,还要再加一条,那就是对法律的忠贞信仰。伯尔曼的名言说的好“法律也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在法治的社会,我们需要信仰法律、崇尚法治的法官。作为法治社会建设的重要力量,法官的作用不言而喻。法官是什么?是法律和法治理想最直接的实现者,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我们自己都不信仰法律、不崇尚法治,广大民众又有什么理由来相信法律?法官必须头顶法律心怀良知有一源自灵魂的崇尚法律的精神,有一种来自心底的对法律和法治的信仰一种对社会弱者悲天悯人式的同情之心,时刻牢记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的古训,才能真正实现公正司法,一心为民的宗旨。 

“手捧上帝袍服,指触善恶边缘。”纪伯伦的诗句是对法官职业崇高性的最好注解。向来以为,人世间的审判工作,是应该由神来主持的,因为只有神,才会没有七情六欲,才会做到绝对公正。无奈世上没有神,所以其职权只能由凡人代为行使。因此作为人间审判者的法官,其职业不可谓不神圣,其职责不可谓不重大,其职权不可以不慎用。

在滚滚的历史长河中,哲人康德曾说过,有两样东西,我们越是思考,就越使我们感到震撼,那就是高悬于我们头上的灿烂星空我们内心的崇高的道德法则。而在中国法治建设的进程中,我们要说:作为一名法官,我们同样需要头顶法治灿烂的星空和心深处的强烈的良知与责任

身处激荡变革中的中国,我们或许该感到幸运,因为在这样的时代,我们大有可为。中国三十年轰轰烈烈的法治建设中,多少人、多少事已经载入了光辉的史册。若干年后,当我们翻开历史,或许就会看到这样一段文字: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正直善良;他们惩恶扬善;他们执掌着人世间的公平与正义;他们崇尚法律、他们心怀民间疾苦。他们是中国法治进程的见证者、亲历者更是建设者;他们为中国的法治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法官。于是,当我们白发苍苍,回头来看自己一生所走过的路,就可以欣慰且骄傲的说:我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这不正是对我们为什么而活这一问题最好回答吗?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