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裁判文书网 > 行政
(2012)东行初字第22号计划生育行政确认一案行政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4-01-15 字号:[ ]

浙江省东阳市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2)东行初字第22号 

原告孙芸。

原告金炜钢。

两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许洪钟。

两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汪亦武。

被告东阳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

法定代表人黄正明。

委托代理人鲁邦升。

委托代理人杜明华。

原告孙芸、金炜钢与被告东阳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计划生育行政确认一案,于2012年8月28日诉至本院,本院于同年9月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月4日、2013年11月1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孙芸、金炜钢及其委托代理人许洪钟、汪亦武,被告东阳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的法定代表人黄正明及其委托代理人鲁邦升、杜明华,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2个月。2013年1月5日及2013年11月13日,因法律适用等问题需向上级法院请示,本案两次中止审理。本案分别于2013年11月4日及2013年12月9日恢复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东阳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于2012年3月13日作出《关于对金炜钢孙芸夫妇生育情况的认定意见》。查明,金炜钢、孙芸于1995年11月28日登记结婚,于1996年7月1日生育第一胎女儿金天下。2006年11月,孙芸持几内亚比绍共和国入境许可证在澳门申请移民投资,用150万港元购买澳门氹仔孙逸仙大马路602-628号泉澧花园十三楼B座独立单位B13的房子一套,申请澳门居住权。2006年2月23日,孙芸离境前往澳门,并于4月16日持澳门特别行政区颁发的行街纸在澳门生育第二胎女儿金天秀;2006年9月4日,孙芸获批准取得临时居留许可,并于10月3日申领澳门非永久性居民身份证,于同年10月16日回内地生活。2008年4月27日,孙芸离境经几内亚比绍前往澳门,并于5月8日在澳门生育第三胎儿子金太子(又名金天楷)。其中,孙芸及金天秀已领取澳门非永久性居民身份证,金太子为澳门正式居民。据东阳市公安局吴宁派出所出具的户籍证明表明,该户家庭成员只有金炜钢、孙芸、金天下三人,金炜钢、孙芸夫妇生育的第二胎、第三胎均未在东阳市落户。鉴此,被告根据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人口函[2007]100号、国人口厅函[2010]104号文件精神和省人口计生委信访督查意见,认定金炜钢、孙芸夫妇在澳门生育第二胎、第三胎子女不符合国家有关人口和计划生育法律法规的规定;由于子女不在内地办理入户手续,社会抚养费暂缓征收。

被告东阳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和依据:证据1,浙江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分别于2009年7月20日及2008年10月17日作出的,转发金华市人口计生委的信访事项转送办理单及信访立案交办单。证明两原告因违法生育行为被群众举报,上级行政机关根据《浙江省信访条例》分级负责、归口办理的信访事项处理原则,转送被告处理的事实。证据2,原告金炜钢、孙芸的结婚登记申请书和婚姻状况证明,证明两原告于1995年11月28日登记结婚的事实。证据3,东阳市公安局于2011年10月25日出具的孙芸的户籍证明,证明孙芸、金炜钢、金天下户籍所在地均为浙江省东阳市,居住在东阳市吴宁街道城廓东弄3号;该三人系具有浙江省户籍并在浙江省行政区域内居住的公民。证据4,东阳市公安局于2008年11月18日出具的金天下的户籍证明,证明两原告于1996年7月1日生育第一胎并在东阳市落户的事实。证据5,孙芸的澳门特别行政区非永久性居民身份证和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身份证明局于2009年7月31日出具的证明,证明原告孙芸于2006年9月4日以投资移民形式获批准在澳取得临时居留许可,并于2006年10月3日申领澳门特区居民身份证的事实。证据6,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身份证明局于2009年8月17日出具的证明书(金天秀),证明两原告于2006年4月16日在澳门生育第二胎金天秀及其持有2008年12月15日发出的澳门特别行政区非永久性居民身份证的事实。证据7,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身份证明局于2009年8月17日出具的证明书(金太子),证明两原告于2008年5月5日在澳门生育第三胎金太子及其持有2008年5月13日发出的澳门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身份证的事实。证据8,东阳市公安局出具的孙芸的出入境记录三份,证明原告孙芸为生育第二胎,于2006年4月10日从杭州机场出境前往澳门,于同年4月16日在澳门生育第二胎金天秀,并于2006年5月10日入境;及原告孙芸为生育第三胎,于2008年4月27日从横琴出境,于同年5月5日在澳门生育第三胎金太子,并于2008年5月18日入境的事实。证据9,被告于2008年11月24日向金炜钢制作的谈话笔录,证明被告就两原告的生育情况与金炜钢进行谈话;并金炜钢对孙芸超计划生育第二胎、第三胎,且在第二胎、第三胎怀孕月份较大时到澳门生育的事实予以确认的事实。证据10,被告于2010年6月29日向金炜钢制作的谈话笔录,证明被告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前,以谈话方式告知金炜钢对其夫妇生育行为拟作出的认定及听取其意见的事实。证据11,被告于2012年1月16日对孙芸、金炜钢作出的告知书,证明被告已告知两原告享有陈述申辩权及申请听证的权利的事实。证据12,《关于对金炜钢孙芸夫妇生育情况的认定意见》及送达回证,证明被告于2012年3月13日根据查明的事实依法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并依法送达的事实。证据13,东阳市人民政府于2012年7月6日作出的东政复字[2012]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原告不服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向东阳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复议机关经审理决定维持被告所作具体行政行为的事实。证据14,《浙江省信访条例》第六条,证明被告受理案件的法律依据。证据15,《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证明被告对原告生育行为性质认定所适用的法律依据。证据16,《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第二款、第十五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证明被告具体行政行为所适用的法律依据。证据17,人口计生委于2007年6月15日作出的对湖南省人口计生委关于潭某易某夫妇在香港生育第二个子女有关政策性问题请示的批复(下称国人口函[2007]100号文件),证明被告对原告生育第二胎、第三胎的行为作出暂不征收社会抚养费意见的依据。证据18,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厅于2010年5月21日作出的对浙江省人口计生委关于明确内地居民涉澳生育有关政策请示的复函(下称人口厅函[2010]104号文件),证明被告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依据。

原告孙芸、金炜钢诉称,两原告所生的第二、三胎子女不在内地落户,按规定不计算子女数,因此两原告不属违法生育。原告孙芸在生育时已获得澳门居民身份,被告无权对其进行管辖;且依照《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规定,自愿生育受法律保护。被告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所适用的国人口函[2007]100号文件的内容超出法律、法规规定的范畴;人口厅函[2010]104号文件系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内设机构作出,两文件不具有规范性文件的作用。被告的行政行为没有法律适用依据。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撤销被告于2012年3月13日作出的《关于对金炜钢孙芸夫妇生育情况的认定意见》。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1、被告东阳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于2012年3月13日作出的《关于对金炜钢孙芸夫妇生育情况的认定意见》,证明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2、东阳市人民政府于2012年7月6日作出的东政复字[2012]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原告不服被告具体行政行为向东阳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复议决定维持被告该行为的事实。原告于本案第一次中止审理期间,向本院提供了新的证据:证据3,东阳市公安局于2013年9月5日出具的户籍证明,证明原告孙芸已注销了东阳市户籍。证据4,孙芸的澳门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身份证,证明原告孙芸已于2013年9月3日获得澳门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身份。

被告东阳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辩称,被告作出的《关于对金炜钢孙芸夫妇生育情况的认定意见》,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原告金炜钢、孙芸未经批准生育第二胎、第三胎的行为,违反我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法律、法规的规定,属于违法生育行为。实行计划生育是我国基本国策,虽原告孙芸以移民投资方式取得澳门特别行政区非永久性居民身份,两原告生育的第二、三胎子女也未在东阳落户,但原告孙芸并未注销在东阳的户籍,且也居住在东阳。根据《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二条的规定,两原告应当遵守国家和浙江省有关人口与计划生育的法律、法规;根据《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四条的规定,被告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计划生育和与计划生育有关的人口工作,因此,有权对两原告的生育行为进行管辖。且人口厅函[2010]104号文件已明确夫妻双方均具有内地户籍,一方通过投资居留取得有限居留权或一方取得澳门非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仍应遵守内地有关人口和计划生育政策法规,不适用《关于内地居民涉港生育问题的规定》。国人口函[2007]100号文件、人口厅函[2010]104号文件系国家计生委及其办公厅在职权范围内所作的批复、答复,合法有效。原告认为《关于对金炜钢孙芸夫妇生育情况的认定意见》没有法律依据,与事实不符。因此,请求维持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证据作如下确认:

对被告东阳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提供的证据,对证据2、3、5-7,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该些证据证明的孙芸、金炜钢结婚登记的事实及孙芸、金炜钢、金天下、金天秀、金太子的户籍、身份情况的事实,本院予以认定。对证据1,原告认为,该证据系复印件;且违反《浙江省信访条例》第四十条的规定,违法公开举报人的身份信息。本院认为,该证据能证明原告生育情况存在信访并浙江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将信访事项交办金华市计生委的事实。对证据4,原告认为系复印件,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本院认为该证据系有权机关出具的证明,且与证据3相互应证。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对证据8,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证据证明的孙芸的出入境记录不完整。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对证据9,原告认为,该证据的第1、2页无被谈话人签字,且谈话后未告知被谈话人相应的权利,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本院认为,该证据虽存在瑕疵,但相关事实与其他证据可相互佐证。对该证据证明的两原告的生育情况,及两原告与其子女的身份、户籍情况的事实,本院予以认定。对证据10,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本院认为,该证据告知的内容并非本案所诉的具体行政行为。对该份证据,本院不予采纳。对证据11、12、13,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合法性有异议。本院认为,该些证据系被告及有权机关作出的告知书、具体行政行为及行政复议决定。对该些证据的真实性,被告依法将拟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及陈述、申辩权等对原告金炜钢进行告知,并于2012年3月16日将《关于对金炜钢孙芸夫妇生育情况的认定意见》送达金炜钢的事实,本院予以认定。对证据14-18,原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告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并未适用证据14、15、16;证据17、18系内部答复,并非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被告具体行政行为没有适用的法律依据。本院认为,该些证据系有关机关作出的法律、法规及文件。对该些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

对原告孙芸、金炜钢提供的证据,对证据1、2,与被告提供的证据12、13相同,被告无异议。对该两份证据,本院予以认定。对证据3,被告认为,原告的生育行为发生在注销户籍之前,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对证据4,被告对真实性予以认可,但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本院认为,证据3、4系相关部门依职权作出。对该两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原告孙芸、金炜钢于1995年11月28日登记结婚,于1996年7月1日生育第一胎。原告孙芸于2006年4月16日在澳门生育第二胎,于2008年5月5日在澳门生育第三胎。原告金炜钢系浙江省东阳市户籍;原告孙芸于2006年9月4日以投资移民形式获批准在澳取得临时居留许可,并于2006年10月3日取得澳门特别行政区非永久性居民身份证,同时保留浙江省东阳市户籍,并经常在内地居住生活;二原告在澳门生育的子女不具有内地户籍。被告东阳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经调查,根据国人口函[2007]100号文件、人口厅函[2010]104号文件精神和省人口计生委信访督查意见,于2012年3月13日作出《关于对金炜钢孙芸夫妇生育情况的认定意见》,认定:两原告在澳门生育第二胎、第三胎子女不符合国家有关人口和计划生育法律法规的规定;由于子女不在内地办理入户手续,社会抚养费暂缓征收。原告不服被告行政行为,于2012年5月11日向东阳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东阳市人民政府于2012年7月6日作出东政复字[2012]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被告具体行政行为。据此,原告诉至法院。

另查明,原告孙芸已于2013年9月3日取得澳门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身份证,并于同日注销浙江省东阳市户籍。

本院认为,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应当遵守法定程序。被告东阳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作出的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未经合理、规范的立案程序,不能证明案件来源。被告向原告孙芸、金炜钢提取的身份证据及制作的谈话笔录均存在瑕疵,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对证据形式要件的规定。被告亦未向原告孙芸依法告知其拟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及陈述、申辩的权利,也未向孙芸送达其作出的《关于对金炜钢孙芸夫妇生育情况的认定意见》。综上,被告所作具体行政行为程序存在严重瑕疵,原告起诉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关于对金炜钢孙芸夫妇生育情况的认定意见》,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3目的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撤销被告东阳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于2012年3月13日作出的《关于对金炜钢孙芸夫妇生育情况的认定意见》。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冯青海

审 判 员   何焕忠

代理审判员   陈剑英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

 

代书 记员   张 珊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