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裁判文书网 > 行政
(2014)东行初字第27号工伤行政认定一案行政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4-08-04 字号:[ ]

浙江省东阳市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4)东行初字第27号 

原告漯河市远顺货物运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彩霞,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向阳(一般授权)

委托代理人冯磊(特别授权)

被告东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代表人吕美忠,局长。

委托代理人方东江(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卢永良(特别授权)。

第三人张彩莲,农民。

委托代理人徐剑德(特别授权)

原告漯河市远顺货物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顺公司)不服被告东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行政认定一案,于2014年6月5日诉至本院,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7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远顺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冯磊,被告东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法定代表人吕美忠的委托代理人方东江、卢永良,第三人张彩莲及其委托代理人徐剑德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于2014年2月26日作出了东人社工认字[2014]10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为程启海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突发疾病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认定程启海死亡视同工亡。

被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及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

1、工伤认定申请表,用以证明第三人于2014年1月7日向被告申请工伤认定的事实。

2、程启海身份证和驾驶证复印件,证明程启海身份的事实。

3、张彩莲的身份证、户口本复印件,用以证明第三人与程启海系夫妻关系的事实。

4、远顺公司工商登记材料和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复印件,用以证明原告属合法用人单位的事实。

5、豫L×××××大型汽车车辆登记情况,用以证明豫L×××××大型汽车所有人为远顺公司的事实。

6、程启海的病历、死亡医学证明书,用以证明程启海诊断时间、抢救情况和死亡时间的事实。

7、胡福良的证明,用以证明程启海死亡经过及从事工作情况的事实。

8、民间纠纷调解不成告知书,用以证明程启海死亡的原因及调解情况的事实。

9、东阳市公安局江北派出所对东阳市上卢后溪采石场职工张武昌、沈奎修的调查笔录,用以证明程启海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的事实。

10、被告对东阳市上卢后溪采石场职工张武昌、张华生的哥哥张万生、程启海之妻张彩莲的调查笔录,采石场对豫L×××××货车运砂石的登记情况,用以证明程启海受张华生聘用及其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和豫L×××××号货车一直在东阳市上卢后溪采石场拉砂石的事实。

11、东工伤举(2014)1016号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及送达回执,远顺公司答辩材料,用以证明被告要求原告举证及原告进行举证的事实。

12、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文件,劳社部发(2004)18号《关于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用以证明被告受理第三人工伤认定申请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

13、《工伤保险条例》,用以证明被告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

14、东人社工认字[2014]10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及送达回执,用以证明被告于2014年2月26日作出东人社工认字[2014]10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并已送达的事实。

原告远顺公司诉称,1、被告对第三人的工伤认定申请无法定管辖权。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及《工伤认定办法》的规定,第三人的工伤认定申请应由原告所在地的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受理。2、原告与死者程启海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原告与豫L×××××大型汽车实际车主张华生系车辆挂靠关系,张华生对该车有占有、使用、处分、收益的权利。死者程启海由张华生雇用,其与张华生之间存在雇佣关系。被告认为原告与死者程启海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并以此认定程启海之死视同工亡,缺乏事实依据,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故诉请撤销被告东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东人社工认字[2014]10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

1、货运车辆经营合同书,用以证明豫L×××××号货车的车主为张华生及合同中约定张华生对自主聘用人员承担一切责任的事实。

2、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三批指导性案例之七,用以证明挂靠车辆的驾驶员与运输企业不构成劳动关系的事实。

被告东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首先,原告具备道路运输业务经营资格,是豫L×××××号机动车的所有人。程启海在2013年2月份受聘任豫L×××××号车的驾驶员,所以原告与程启海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2013年12月31日18时37分许,程启海驾驶豫L×××××号货车到东阳市上卢后溪采石场拉砂石,其下车到采石场办公室登记开票之际,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于当日19时49分死亡,医院诊断程启海的死亡原因系猝死。故程启海系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因突发疾病在48小时内死亡。其次,程启海驾驶的豫L×××××号货车一直在东阳市范围内运营,原告也未在其公司注册地河南省漯河市为程启海参加工伤保险。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2004)18号文件《关于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精神,用人单位在注册地和生产经营地均未参加工伤保险的,农民工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后,在生产经营地进行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故被告受理第三人的工伤认定申请并无不当。综上,程启海与原告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其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因突发疾病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之情形。被告对程启海的工伤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依据正确,请求予以维持。

第三人张彩莲述称,程启海与原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其死亡应认定为工亡,被告对第三人的申请有管辖权。请求维持被告作出的东人社工认字[2014]10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第三人未向本院提供证据材料。

经审理,本院认证如下:

原告提供的证据1,被告和第三人对该证据的三性无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1能证明原告与张华生就豫L×××××号货车的经营签订了货运车辆经营合同书的事实。经审核,予以采纳。原告提供的证据2,被告和第三人对其三性均有异议。本院经审核认为,该证据材料缺乏关联性,不予采纳。

被告提供的证据1,原告对其证明的事实有异议,第三人无异议。本院认为,该证据能证明第三人就程启海之死向被告提起工伤认定申请的事实。

被告提供的证据2、3、4、5、6、7、8、9、10、11、12、13、14,原告对上述证据材料的三性无异议,但认为现有证据恰恰证明了张华生是豫L×××××号货车的实际车主,程启海是由张华生雇用的。被告受理第三人的工伤认定申请,应依照2010年修改后的《工伤保险条例》,而不能依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于2004年发布的文件。第三人对上述证据无异议。本院经审核认为,原告的异议不能成立。对被告提供的证据2、3、4、5、6、7、8、9、10、11、12、13、14,予以采纳。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对上述有效证据的认定,本院对本案的事实认定如下:

2012年8月1日,原告远顺公司与张华生签订了一份货运车辆经营合同书,双方约定张华生将其出资10.4万元并按揭贷款17.4万元购买的一辆货车登记在远顺公司名下,车牌号为豫L×××××,该车登记的机动车所有人和营运证截明的运营人均为远顺公司,由张华生每年向远顺公司交纳安全生产费用3000元。远顺公司可依照规定对张华生的经营行为进行监管、处罚,并可责令停止运行。张华生因生产经营需要,可自主聘用驾驶员及其他人员,工资、社会保险费用及其他待遇由张华生全部承担。但聘任的驾驶员必须符合行业管理部门要求并须到远顺公司技安部门备案。经营过程中如车辆发生交通事故,人身损害及其他事故,其一切法律责任及经济责任由张华生自行承担。2013年2月份,张华生雇用程启海任豫L×××××号货车司机。2013年12月31日18时37分许,程启海驾驶豫L×××××号货车到东阳市上卢后溪采石场拉砂石,在其下车到采石场办公室开票时突然晕倒,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19时49分死亡。医院诊断程启海的死亡原因为:猝死。2014年1月7日,第三人向被告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同年2月26日被告作出东人社工认字[2014]10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程启海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突发疾病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视同工亡。

另查明,豫L×××××号货车自2013年2月至2013年12月31日期间主要运营范围在东阳市。程启海在远顺公司注册地河南省漯河市和浙江省东阳市均未参加工伤保险。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二,一是被告对第三人的工伤认定申请有无管辖权。二是原告与程启海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关于管辖权问题。本院认为,首先,2003年4月6日通过的《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原则规定工伤认定申请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障行政部门提出。但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为了维护农民工的工伤保险权益,于2004年6月1日发布了劳社部发(2004)18号文件。该文件规定,用人单位注册地和生产经营地不在同一统筹地区,在注册地和生产经营地均未参加工伤保险的,农民工受到事故伤害后,在生产经营地进行工伤认定。该文件现行有效。2010年12月20日国务院对《工伤保险条例》进行了修改,但对第十七条未作修改。所以,劳社部发(2004)18号文件仍适用现行试行的《工伤保险条例》关于对农民工工伤的认定。其次,劳社部发(2004)18号文件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并未冲突,而是补充关系。故被告对第三人的工伤认定申请有管辖权。关于原告与程启海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问题。本院认为,张华生将自己购买的货车登记在远顺公司名下,并以远顺公司的名义对外从事货运服务,张华生与远顺公司间是车辆挂靠经营关系。张华生雇用程启海为司机,其与程启海之间就形成了直接的雇佣关系。由于该车登记的所有人为远顺公司,远顺公司按约收取挂靠费,实质上也从程启海的劳动中受益。张华生虽以个人名义雇用程启海为司机,但其行为的后果应当由远顺公司承担。远顺公司是程启海法律上的雇主,双方已经形成事实上的劳动关系。故原告认为被告对第三人的工伤认定申请无管辖权及其与程启海间不存在劳动关系的诉称,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被告作出东人社工认字[2014]108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认定程启海的死亡视同工亡,并无不当。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漯河市远顺货物运输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漯河市远顺货物运输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时,应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至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金华市分行;户名: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费预收户;帐号:196999010400040900000106003。汇款时应同时注明一审案件案号)。在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7日内仍不预交并且未在上诉时依法申请司法救助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吴凤鸣

人民陪审员  陈齐金

人民陪审员  许纪杰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七日

 

代书 记员  楼晓倩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