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裁判文书网 > 行政
(2017)浙0783行初59号行政赔偿判决书
信息来源:市法院 发布日期:2017-07-21 字号:[ ]

浙江省东阳市人民法院

行政赔偿判决书

(2017)浙0783行初59号

原告东阳市何氏建材有限公司,住所地东阳市东阳江镇横锦村。

法定代表人何正明,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单爱萍,浙江长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王君芳,系该公司工作人员。

被告东阳市水务局,住所地东阳市行政中心大楼5楼。

法定代表人楼杰华,局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马旭芳,浙江无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卢红岗,系该局工作人员。

原告东阳市何氏建材有限公司(下称东阳何氏公司)因与被告东阳市水务局行政赔偿一案,于2017年6月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7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东阳何氏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单爱萍、王君芳,被告东阳市水务局的负责人黄东及委托代理人马旭芳、卢红岗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东阳何氏公司诉称,原告是依法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许可经营项目为在东阳市横锦库区范围内用船挖方式进行采砂,并依法取得由东阳市水务局颁发的浙江省河道采沙许可证。采砂有效期限自2007年7月18日至2016年1月30日。被告于2013年5月13日要求原告按照《浙江省河道管理条例》第四十条第二款规定及浙[东]河采(2007)第1号要求我公司停止采沙并进行整改。2014年6月26日原告收到被告发出的一份《通知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有关规定,为避免水体污染,保护好饮用水源。请你单位于2014年7月30日前,将停留在横锦水库库区内的所有采砂船只清理出库,逾期不清理的,将依法组织强制清理,并依法追究你单位及负责人员的法律责任。原告认为该通知书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且没有告知原告相关陈述申辩的权利及申请复议、诉讼的权利,程序违法,依法应当确认被告的行政行为违法。另被告的违法行政行为导致原告企业长时间停产,给原告造成(2014年5月30日至2016年1月30日)直接经济损失2625万元、设施设备闲置报废损失600万元以及银行贷款利息增加770万元。特诉至法院,请求判决1、确认东阳市水务局于2014年6月26日对原告作出的责令原告将横锦水库库区内所有采砂船清理出库的《通知书》违法;2、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3995万元(其中经营利润损失2625万元、设施设备闲置报废损失600万元、银行贷款利息损失770万元)。庭审过程中原告撤回第一项诉讼请求。

原告为证明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1、(2015)东行初字第30号行政判决书,用以证明被告于2014年6月26日作出的通知经法院判决撤销。2、纳税证明4份,用以证明原告的经营利润损失。3、社会保险单位参保人员花名册、劳动合同,用以证明原告受到的员工工资损失。4、资产评估报告书与内河船舶检验证书等船只登记资料,用以证明原告机器设备折旧损耗。5、(2015)金义商初1181号民事判决书,用以证明原告因被告的违法行政行为造成利息损失。6、浙江省河道采砂许可证,用以证明原告依法获得采砂许可。7、不予赔偿决定书,用以证明被告作出不予赔偿决定。

被告东阳市水务局辩称,第一,被告对原告所作的通知行为,未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未对其造成任何损害。原告通过不正当手段非法获取横锦水库库区内采砂许可证,并将闲置的采砂船只停留于属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的横锦水库库区内,属法律禁止的行为。原告在收到《通知书》后,并未按《通知书》要求将采砂船只清理出横锦水库库区,也无任何机关根据该《通知书》对采砂船只组织强制清理。第二,原告于2017年1月3日向被告提出赔偿请求,被告认为原告的赔偿请求既无事实根据也无法律根据,故被告于2017年2月27日作出不予赔偿决定,依法决定对原告不予赔偿。

被告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1、通知书及送达回证,用以证明被告作出通知行为。2、浙政办发[2005]109号文件、《水污染防治法》,用以证明横锦水库库区为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禁止从事可能污染饮用水体的一切活动以及新建、改建、扩建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3、原告向被告寄交的行政赔偿申请书、所附的判决书等相关材料及信封,用以证明原告向被告申请赔偿。4、不予赔偿决定书、送达回证及快递凭证,用以证明被告依法作出不予赔偿决定并送达原告。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被告向本院申请调取(2015)东行初字第30号庭审笔录,用以证明通知中涉及的船只在被告作出的通知之前已经停止运营,处于闲置状态。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证据1的三性无异议,已被法院判决撤销。对被告其他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证明目的有异议。被告对原告证据1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被告作出的通知未得到实施,对原告未造成任何损失。对原告证据2,认为系复印件,不符合证据形式要件,对其真实性、合法性不能确认,并对关联性、证明目的有异议,原告未能提供2014年纳税证明,说明原告于被告作出通知之前已经停业,被告的通知行为未对原告造成任何损失。对原告证据3中的参保人员花名册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劳动合同系复印件,真实性、合法性不予认可,对两者的关联性均有异议,与本案无关。对原告证据4中的评估报告书系在原告筹备设立阶段由会计事务所出具,系复印件,真实性、合法性无法确认,对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有异议,与本案无关。对原告证据4中的其他证据的关联性、证明目的有异议,不能证明原告的证明目的,被告对原告所作的通知涉及的是采砂船只,而原告提供的登记证书属于运砂船、挖泥船,与本案无关;对采砂船的相关登记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不能反映该采砂船只系在何处从事采砂作业,0001、0002号采砂船只是否被告所作通知中要求清理出库的船只无法确定。对原告证据5,认为系复印件,真实性、合法性无法确认,且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原告的证明目的。判决书中贷款到期日期为2014年4月2日,在此之前原告即应承担还款付息责任,被告的行政行为是2014年6月作出,与原告的损失无任何关系。对原告证据6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合法性、证明目的有异议,横锦水库不允许采砂,该采砂许可证系原告通过不正当手段非法获取。对原告证据7无异议,系被告依法作出。原告对被告申请本院调取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2013年5月13日被告发出责令整改通知书,责令原告停止采砂,原告停止采砂由被告造成,所造成的损失应当由被告承担。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对原告证据1、6、7,本院予以确认。对原告证据2、3、4、5,本院认为,不能证明原告的证明目的。对被告证据1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对被告证据2、3、4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确认。对被告申请调取的2015东行初字第30号案的庭审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07年7月18日原告东阳何氏公司取得浙东河采2007第1号河道采砂许可证,许可原告在横锦库区范围用船挖方式进行采砂,采砂有效期限自2007年7月18日至2016年1月30日。

被告东阳市水务局于2014年6月26日向原告作出通知,责令其于2014年7月30日前将停留在横锦水库库区内的所有采砂船只清理出库,逾期不清理的,将依法组织强制清理;被告于2014年6月30日将通知送达给原告。

原告不服被告通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10月13日作出2015东行初字第30号行政判决,以超越职权为由判决撤销被告于2014年6月26日向原告作出的通知的行政行为;原告据此于2017年1月3日向被告提出行政赔偿,被告于2017年3月2日向原告作出不予赔偿决定。

另查明:被告于2013年5月8日作出《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原告在2013年5月23日前按有关规定完成整改,在整改期间停止采砂作业。此后,原告的船只停止在横锦水库库区采砂。原告的采砂船只目前仍停留在横锦水库库区。

本院认为,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也就是说,行政相对人的损害与行政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是行政相对人获得国家赔偿的条件。结合本案,根据原告的诉称,其经营利润损失、银行贷款利息损失、设备闲置损失均为原告长期停产造成的损失。本院认为,首先,被告东阳市水务局作出通知的内容为责令原告将船只清理出横锦水库库区,原告在被告作出通知之前即已经在横锦水库库区停止采砂,且其未自动履行被告的通知,被告也未自已或申请有权机关强制执行该通知,也就是说该通知并未得到实际执行,故对原告的合法权益未产生实际损害;其次,原告诉称的经营利润损失、银行贷款利息损失、设施设备闲置损失均系非直接损失,不属于国家赔偿范围,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上述损失的诉讼请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二款、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东阳市何氏建材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本判决书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至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黄顺晓

审  判  员  马振强

人民陪审员  王恬悦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刘燕燕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